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被征服的春丽】(中篇:压倒性优势)【作者:kantion】
【被征服的春丽】(中篇:压倒性优势)【作者:kantion】
字数:55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被征服的春丽中篇:颜射

  「主人……」朱蒂在后面怯怯的喊了一声,泽尔特回头看了看还被手铐锁在墙壁上的她于是低头在春丽的腰间摸索了一番,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手铐的钥匙头也不回的扔给了朱蒂让她自己去打开手铐取得自由,现在自己眼前新的战利品实在太诱人了他不想再为背后这个自己已经操厌了的玩具上再多耽误一分钟。
  接着泽尔特急不可耐的蹲了下来,他等不及要品尝自己刚刚到手的新玩具的滋味儿了。他伸出两只大手分别抓住春丽左右两只脚踝往自己身前一拖然后将她的两条腿大大的分开,接着左手翻开春丽旗袍的下摆将整只手放在春丽那丰满的大腿根部细细的抚摸着,他就是喜欢感受这样有健康活力的大腿,略微玩弄了一
  会儿后便将手滑到了她的后腰将春丽的下身轻轻托起另一只手摸到裤袜的顶端抓
  在手中顺势一撕,春丽的蓝色丁字裤便露了出来,男人一刻也没有耽误抓住内裤一把将其扯成了一块碎布,让春丽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眼前了。

  泽尔特兴奋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世界最强的女人?现在还不是挺着骚逼躺在我跟前,呵呵,难道你这里跟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吗,你的两条腿不是挺厉害的吗,可是到头来还不是保护不了你自己的这个贱穴被男人操?」泽尔特一边说一边将自己巨大的手掌按在了春丽的两腿间,粗大的中指抵在春丽的屄口上打着圈儿,时而捋一捋她的阴毛时而拨弄几下她的阴唇,而丧失了意识的春丽并不知道这一切,还是两腿软软的张开任由眼前的男人玩弄着自己的私处。

  男人将一根手指微微的插入春丽柔软娇嫩的阴道口其余的手指将两片阴唇大大的分开,可昏迷了的春丽对这种刺激依旧没有什么反应,泽尔特并不喜欢玩弄这个状态的女人,最强女性跟尸体一般还有什么意思呢,自己就是要在她清醒的状态下去凌辱她,去占有她,一边操她那不断挣扎的肉体一边用男人压倒性的力量摧毁她那曾经无敌的自信和身为女性格斗家的尊严。

  于是泽尔特改为去探索春丽的胸部,他早就觉得这婊子的胸部比多数东亚女人都大了,现在就要见证下自己的判断。两只大手分别左右抓在春丽胸部的旗袍上用力一撕,嘶啦一声,伴随着崩飞的纽扣春丽胸部的衣服也化为了几块碎布,蓝色的运动胸罩露了出来,从那个深邃的乳沟就可以看到这是一对相当有料的奶子。

  「嘿嘿」男人对于自己的正确判断很满意,果然这婊子是个天生的大奶骚货。这时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的缓和春丽渐渐恢复意识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但作为女人的第一反应还是本能的捂住了胸口。泽尔特看见女人醒了立刻觉得事情有意思了起来,春丽正两手交叉护在自己胸口前,泽尔特一只大手按下去抓住春丽的两只手腕,中国女人奋力挣扎着,但双方太过悬殊的力量让泽尔特只用一只手就控制住了她,然后另一只手从容的在春丽的两只手腕上一捋将她带刺的护腕给取了下来,可怜的春丽就这样被轻易的解除了一切武装。
  男人松开了她的两只手,护腕已经没有了的春丽顾不得胸部内衣露出的尴尬马上运掌反击,男人看到被这样压制的女人居然还在反抗立刻兴奋的挥手就是一巴掌,「啪」春丽只觉得一瞬间眼冒金星脸上炙热,知道自己脸上被男人狠狠的给了一嘴巴,还没恢复过来就朦胧间看到了男人朝自己脸上再次举起了大手,「啊」春丽处于本能护住了自己的脸,可是这回等待她的只有胸部一紧,伴随着「呲啦」一声自己的运动胸罩立刻被男人挥下来的手给除去。这下春丽两只丰满的乳房立马跳了出来还在惯性的作用下晃荡了几下,「你果然是个骚货,有这么大的奶子不用它来取悦男人非要跑来战斗」

  「或是你喜欢这样被征服的感觉?」

  这次春丽不得不摊开手掌捂住胸口了,可就在同时又是「啪」的一声响起,男人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她脸上,「臭婊子,还要继续吗?」接着又是一巴掌甩过来,面对脸上将要降临的这种伴随着屈辱的火辣辣的疼痛春丽的本能还是战胜了羞耻双手上移防守脸部,可是那熟悉的肉响依旧发生了,「啪~ 」这次疼痛来自胸部,男人的巴掌中途变线甩在了春丽的一只乳房上,被打的乳房立刻像只水球一样剧烈晃动着,还不等春丽反应过来男人反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她另外一侧的乳房上,前一只的晃动还没有停止另外一只就也开始晃动起来,两只仿佛还在对撞互动一般。

  春丽又狼狈的将手挪下来护住胸口,可是这次男人没有再陪她玩考反应的小游戏了,泽尔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一瞬间那重量压得春丽眼前一黑,男人用一只大手掐住她两只手腕然后压到了她的头顶彻底的粉碎了她最后的反抗,另一只手则立刻左右开弓不断的掌掴着春丽胸口那两团丰满的乳肉,因为经常锻炼的原因两只乳房都弹性极好,就算躺着也没有完全外扩而是略微挺翘着,被完全控制住的春丽无法反抗只能无奈的看着男人随意抽打着自己的乳房,两团乳肉不断的左右甩动扯的春丽生痛可她除了能略微扭动下被男人死死坐在屁股下的腰肢就什么也做不到了。

  春丽明白对手的想法,对方不是想战胜她或者杀死她而是在充分的玩弄羞辱她,如果自己是个普通女子也就罢了,自己也是个格斗家啊,还是世界最强的女性,面对肉体的屈辱这种精神的折磨更加令她崩溃。

  「怎么样,世界最强女人,看来不能轻信传言嘛」泽尔特停了下来说道。面对挑衅春丽无言以对,毕竟在刚才的战斗中对方确实是轻松的就靠实力压倒了自己,虽然自己心里有很多的不甘,也很想找个借口,比如「自己已经和朱蒂战斗了一场啦」之类的理由,但是春丽自己心里清楚就算自己是满状态迎战估计情况也不会有什么不同,顶多再多挣扎一个回合?

  或者多坚持十几秒?自己可是已经全力以赴了但眼前的男人看似战斗的还很轻松,他还隐藏了多少实力想想就可怕,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不管再进行多少次,在这种悬殊的实力差距下什么时候结束战斗,以何种方式来结束战斗都是凭这男人的兴趣了吧,春丽想到这一点后感受到了彻彻底底的挫败感,她咬紧下嘴唇两眼死死的盯着男人似乎想守护自己内心的最后一丝尊严。

  泽尔特当然一眼就看穿了这一点,他狞笑道「早说了让你乖乖躺好不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吗,折腾了半天你这个世界最强女人还不是得给我操」,春丽听到男人的话忍不住又再次挣扎扭动了起来,这次男人没有再死死的按住她而是略微放松了一点,这样才能好好的欣赏一下她脸上的屈辱表情和乳房的跳动,自己身下这个肉体只有在充满活力的挣扎下才是最诱人的,这对于常人足以造成致命攻击的性感肉体,这到最后一刻还不放弃反抗的炙热灵魂,只有这样的婊子才让人等不及拥有。

  「话说……你脸上干嘛一副这么受不了的表情,都被老子压在身下了还在不断反抗,刚才你晕过去的时候老子已经仔细看过你下面的小屄了,你那里似乎跟其他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嘛,把手指插入的时候它还在我的指尖不断的吸啊吸呢,呵呵,说到底这还不是一个饥渴男人鸡巴的骚穴,你们女人练的再强不也只是等着被一个男人征服吗,国际女刑警、世界最强女性?最后还不是被人干的料,难道你那里还能长出一根鸡巴反干男人不成?」

  经过男人这么一番恶毒的挖苦春丽才意识到自己的阴部现在正全裸着,刚才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这个男人又做过了些什么,一瞬间春丽的精神几乎崩溃,她只觉得为什么一切不是梦,如果是梦就能逃走回到『现实』了,『现实』中她还是可以做她不败的最强女性,还是可以做一个自豪的国际女刑警………可她睁开眼睛还是看到了男人如山一般庞大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现实就是这么残酷,男人没有等她恢复精神力再次将另一只手插进了她的两腿间按在她的阴户上肆意抚弄着,那一双引以为傲的大腿此刻无助的在男人的胳膊两侧踢打着但这并不能让两腿间的隐秘处不被侵犯,「我说过你这两条腿是守护不了它们中间的小屄的,喜欢用腿是吧?等会我还要拉开你这两条腿直接干翻你这骚穴呢。」
  男人嘴上不停的挑逗着继续享受着羞辱的快感,春丽如离开了水的鱼儿一般在男人的身下徒劳的挣扎,这只会带给男人更多的乐趣,这种状况会持续到何时就完全取决于泽尔特的兴趣了。

  「算了,该开始干点正经事了」戏弄了一会儿后春丽的反抗依旧那么激烈,于是泽尔特决定再进一步的进行他的征服计划。

  「朱蒂过来按住这婊子的双手!」

  「是的,主人」接受到命令的朱蒂立刻顺从的答道。她走过来把春丽的两只手抓住,然后利用自己的体重死死的按在地上。泽尔特见到春丽的两只手已经被控制住了于是将屁股往上挪了挪改为骑在春丽的胸部,胯下的肉棒立刻几乎顶在了春丽的下颚,看着粗壮的肉棒在眼前微微跳动春丽只能尽力的把头扭向一边,泽尔特用手将春丽的乳房从两边微微托起,丰满的乳肉轻易的就夹住了自己粗大的肉棒,这种丰满的包裹感,胸部娇嫩的皮肉的摩擦感,骑在这个女人身上的成就感都令他无比兴奋,他开始在春丽的双乳间往复抽插起来。

  「停下来你这个畜生!」春丽是不可能就这么被征服的,现在男人的屁股挪到了上面一些那么髋部终于能有点活动范围了,春丽扬起腿便朝男人背后踢了过去。

  「贱婊子!」被打断抽插的男人不耐烦的扬手就朝春丽的脸上连甩了几巴掌,这几下不再是前戏时的戏耍了,所以打的春丽几乎又要晕厥过去,耳朵里也一片嗡鸣声,虽然腿还可以动,但踢击不再有力。男人又反手到自己背后操起春丽的两条大腿一把控制住,强壮的胳膊比春丽的大腿还粗,两条腿也被搂着无法动弹了,于是泽尔特又继续开始了刚才的享受。

  泽尔特想到自己刚刚又粉碎了这个女人的反抗,重击了这个女人,看到现在眼前的女人被控制住虽然意识清醒但无法挣扎的样子内心不禁一阵兴奋,他饶有兴趣的放慢了抽插的节奏,静静的欣赏着春丽脸上的表情。此刻的春丽已经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反抗也无法逃脱要被侵犯的命运了,再次反抗也只能是徒劳的增加对方的快感并且让自己多受皮肉之苦罢了。

  只要对方愿意别说是侵犯自己,就算徒手杀死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就早先的打斗时对方能靠握住她一条腿就控制住她整个人的力量悬殊上来看,可能只要眼前的男人存心想置她于死地的话,完全可以在当时一手握住她一条大腿像提洋娃娃一样从中间把她撕开吧,能够认识这一点是对方多次展示了自己压倒性的力量带来的,一旦接受了这个现实,春丽就开始不再反抗了。

  她开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底升起,眼前的男人仿佛像一座山一样不可战胜,自己从未被一个男人用这样悬殊的力量压倒过,为什么世上会有这样的男人,他会怎么处置我,我什么都做不了该放弃抵抗随他处理吗?现在当她知道自己被他用力量征服时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感觉,这不是春丽平常熟悉的自己更不是自己该有的状态,片刻后春丽明白这是她的生物本能在起作用,女人本能里总是在寻找更有力,更有生存价值和繁殖价值的男人,平常作为女国际刑警、毒品特别搜查官自然也少不了危险的任务,几大组织结构严谨的跨国犯罪集团她都遇到过,毕竟自己也只是一个女人,身手再好武功再高也逃不过犯罪集团们的各种阴谋诡计机关陷阱和五花八门的现代化器械,所以自己被抓住侵犯的经历也有过。
  但那些『战败』都是有理由的,对方不是依靠的人多就是仗着手里有厉害的家伙或者是人质之类的而且到了最后自己总能抓住一线生机逃出生天,而眼前的男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在『公平』的战斗中依靠肉体的力量打败了她从而侵犯她,并且面对这个男人春丽感到自己无论是战斗或是逃跑都是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的,而眼前的男人有如此强壮的肉体和力量恰恰可能是自己的生物本能所需求的,「你们这些女人不就是缺个男人来征服吗?」想起男人刚才说的话,春丽竟然觉得似乎有一定道理了,此时春丽立刻感叹自己的内心竟然还隐藏了如此本能和脆弱的感情,自己从小努力的锻炼着自己的肉体,磨炼着自己的心智,没想到最后心底还是逃不过自己是一个女人的事实。

  但春丽不会让这种感情控制了自己,更不会让人发现到她下身那个紧致的肉洞已经有些湿润的事实,人之所以为人正是因为我们能控制自己兽性的一面,感性的一面,所以春丽迅速调整了念头将刚才的一切想法埋在了自己的心底她微微曲起自己的双腿决定以静制动,不再徒劳的挣扎,就算这个男人今天能够侵犯自己的肉体也不可能摧毁她的精神,所谓的世界最强女性不是单单指的肉体战斗能力,还有坚韧的内心。

  泽尔特觉得身下的女人好奇怪,明明刚才还在努力挣扎的姿态为何现在又变得从容安静了,就算放开了她的腿她也没有再快踢乱瞪,再看看春丽的脸,眉宇间似乎也并没有变得呆滞无神而是依旧可以看到『意志力』这种东西的存在。真是有意思啊,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棒。

  到了这个地步差不多把她剥光了按在地上干了她还是有着这样坚不可摧的意志,恩,只有摧毁这样一个坚强的灵魂才能在今后看到她作为性奴后的反差感,哈哈哈,泽尔特想到今后这兴奋的一幕不禁卡住春丽的脖子贴着她的脸对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婊子,马上就知道我真正的厉害了」,说完还用手指直直的指着春丽的额头,春丽一阵疑惑,这男人除了用力量侵犯她的肉体用语言羞辱她的精神还能怎么样呢?他那直指着自己头部的手为何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就在春丽思索的时候,骑在她身上的男人一阵低吼,春丽感觉到夹在自己双乳之间的肉棒一阵跳动,她曾经也被犯罪集团的干部们侵犯过不止一次了当然知道男人要干嘛,于是她想扭头过去躲开男人精液的『射击』但身上的男人显然没有让她如愿。
  「臭婊子别乱动,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候。」泽尔特伸出大手卡住她的下颚不让她的头偏离方向,接着用手在她脸颊上用力一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春丽的嘴就这样被男人轻易打开了,「作为一个婊子要在男人射精时好好张开你的嘴」男人一边教训一边将自己的肉棒凑到春丽的唇边,粗壮的肉棒几次有力的跳动后浓厚的精液将她的嘴里灌的满满的。

  「身为婊子要把男人的精液好好喝下去」男人射完了后又将春丽的嘴巴强行合上不让她有吐出来的机会,「呜……」坚持了一会儿后为了呼吸春丽只有被迫吞下了男人的精液,「就是这样,不一会儿你就会喜欢上着玩意儿的」,看到被迫吞下精液满脸狼狈羞愧的春丽男人非常满意的说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